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采花行 第十章 连理

时间:2018-01-13
一夜好容易就过去了,初尝处子滋味的俊杰,却是一夜难眠。说实话,俊杰自初懂人事以来,交合过的女子不在少数。但是,却未曾与处女上过床,梅剑可是破题第一次。俊杰一夜辗转难眠,思来想去总是梅剑的娇羞之态,如此令人心动。
  好不容易,东方泛白鸡鸣而起。俊杰左等右等,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才刚想出去找时,才听见门外传来竹剑的笑声。只见花姨带着三剑婢鱼贯进入,独独不见梅剑。
  俊杰道:「早呀!花姨!」
  花姨道:「早呀!等很久了吗?」
  俊杰道:「没!没!没!我也刚醒。」
  竹剑抢道:「喔--说谎话,明明起来好久了还说刚醒。眼睛飘来飘去找谁呀!是在找梅剑吗?」
  俊杰道:「没有呀!嗯……梅……梅剑呢?」
  竹剑道:「还说没有,没有的话你干嘛要问呢?」
  花姨道:「梅剑还没恢复,人不太舒服,所以没来,在休息着。今天就让竹剑和菊剑同你练功吧!」
  其实梅剑并不是不舒服,而是她不愿见到自己的第一个男人,同别的女人交合,只好推说身体不舒服。而同为女人的她们,自然明白其中原因,因此也不点破。
  花姨续道:「今天再教你两招,一是『虎步』,二是『蝉附』。不过你还是先用昨天教你的『龙翻』帮她两开苞吧!竹剑、菊剑上床躺好,俊杰你也是。」
  竹剑三两下就除下全身衣物,上床躺着。可是菊剑除去外衣后却迟迟不肯褪去肚兜,连花姨也拿她没法子。最后,只好让她留下肚兜,反正可以办事就好。
  俊杰先仔细的欣赏两女的身材,竹剑皮肤较黑,胸前的本钱较雄厚,圆鼓鼓的双峰上有两颗突起的乳头,乳头乳晕微黑。相形之下,菊剑的双峰就小得多了,加上她用肚兜围着,因此看不出个所以然,不过双乳上的凸起倒是蛮凸出的。竹剑有个深深的肚脐,看起来蛮乾净的,当是常常清洗。再往下看,来到了女性最最神密的禁地,只见竹剑下腹长着一丛浓密捲曲的黑色丛林,而旁边的菊剑却只是寥寥几根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竹剑长而黑的阴毛,盖住了桃源洞口,看不到它的样子。不过菊剑的阴户倒是可以看个明白,丰厚的大阴唇紧密的合着,中间一条肉缝,隐隐可见到一丝亮亮的液体。
  俊杰有了昨天的经验,知道如果冒然进入的话,双方都会感到较为艰涩而不舒服,因此决定先用手和舌头挑起二女的情慾。
  俊杰一方面拨开竹剑的阴毛,用手指来回的摩挲,令一方面用舌头舔着菊剑的肉缝。手指一下子搓一下子磨一下又揉,而舌头对菊剑的功势也没停,吹、吸、舔、磨统统用上了。两女没多久就开始泌出滑润的淫液。
  在一旁的花姨也没闲着,用她神奇的嘴功,帮俊杰的小弟弟提起精神。其实俊杰跨下的猛兽哪儿需要人帮忙,跟本是花姨自己不甘无聊,没事也凑热闹,玩玩俊杰的小弟弟发洩发洩。
  俊杰想该是时后了,起身份开菊剑的双腿,将蓄势已久的长枪,对着已经微开的肉缝慢慢推入。
  菊剑哼道:「嗯---啊--」微微撕裂的痛楚侵袭着菊剑。「慢……慢点,嗯---喔---」
  显然俊杰先刺激二女的策略是对了,菊剑并不显得很疼。慢慢的,阳具一点一点的进入,终于也到底了。
  俊杰缓缓的抽出、进入、再抽出,慢慢的加快速度,直到菊剑不再喊疼。俊杰退出菊剑的身体,改向竹剑进击。竹剑的阴毛早已沾满淫液,等待俊杰久矣。
  俊杰同样的招式,慢慢的将那根以经像铁杵般的阳具,插入竹剑的密林中央。
  「咦?」
  「呜哇!啊---」竹剑痛得大叫起来。
  俊杰转头问花姨道:「奇怪!怎么进不去?」
  花姨道:「你再用点力,不是每个女孩子破瓜都那么顺利的,有些人是比较难,而且也比较痛。你再多用点力试试,竹剑忍一下,第一次痛一点,以后就好了。」
  俊杰再次用力顶,进去了一小截。竹剑已经痛的乱抓乱打了。
  花姨道:「竹剑,再忍一下,已经快进去了。俊杰再加点油,一下就好。」
  俊杰看竹剑那么痛苦有点不忍,不过转眼又想到她平常老是爱捉弄他,心一横就用力一挺,滋的一生声,阳具直没到底。
  「哇!啊----」竹剑疼得快晕过去了,冷汗直冒。
  俊杰心中暗爽:「平常就爱整我,这下尝尝我的厉害。」
  俊杰不再怜香惜玉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力抽插起来,竹剑痛得几乎晕了过去,嘴唇也被牙齿咬破了。花姨在一旁看不过去,知道俊杰是有意报复,于是叫停。俊杰又狠狠的插两下才抽出来。
  花姨道:「俊杰,你就饶了她吧!她今天刚开苞,太痛了也没法子练功,算了吧!」说完看看兰剑又道:「今天就改由兰剑陪你练功吧!」
  俊杰一听兰剑要代打,精神就来了,连忙说好。竹剑困难的移开那被俊杰蹂躏的身躯,让出位置给兰剑。
  兰剑慢慢的脱去她一身淡紫色的一服,一身绝美身躯也一点一点展露出来。雪白的肌肤,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痣或班点,圆浑的乳房上点缀着两点粉红的乳头,正散发着诱人光彩。兰剑又将髮髻打开,乌黑的头髮就像飞瀑般散落开来,直垂到腰际,将刚刚才露出的双峰又贴上黑雾。俊杰忍不住要伸手去拨开黑雾,兰剑却双手抱胸护住,不给俊杰得逞。
  俊杰也不勉强,因为在这样的美女面前,任何粗鲁的言行都是不可原谅的。俊杰将目光往下移,来到了密林之处,只见黑而亮的阴毛疏落有致的散布在下腹部,在隐约之中仍可见到那一道溪谷。俊杰忍不住将嘴凑上去亲吻着兰剑的秘肉,轻轻的、温柔的、带一点朝圣的心轻吻着。
  俊杰正沉醉于兰剑的双股之间时,鼻尖又钻进一丝幽静清香,淡淡的、柔腻的、清心的香味。俊杰又仔细的闻了闻,发现这香味来自兰剑的淫液,俊杰用舌头舔起泛出的淫液,舌尖传来一点鹹味,可是鼻腔却更充满了那特殊的香味。
  由兰剑淫液犯流的情形,任谁都知道她已经动情了,俊杰当然也知道。不过俊杰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继续用他的舌头舔着兰剑的秘核,卷食兰剑所泌出的淫液。享受着兰花般的香味。
  此时的兰剑已不只是动情而已了,渐渐的她也慢慢的攀向她人生的第一次高峰。她羞涩而不安的遵循着她天生的本能,扭动着身躯,喉咙也发出如猫般而被压抑的呻吟声。
  花姨见俊杰久久未发动攻势,而一旁的菊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。于是开口道:
  「我说俊杰呀!你还要玩多久啊?该练功」
  俊杰道:「是!花姨!」
  于是俊杰提起他那一根长枪,翻身慢慢的探入兰剑的花丛中央。
  「呜……嗯………呜---啊--」
  兰剑峨眉紧蹙,极力忍着不要喊出声来。
  俊杰来回数次之后,兰剑眉峰渐舒,似乎不见有破瓜之痛。只有对俊杰跨下的长枪来回穿梭时伞缘的括骚,露出些许因为过于敏感的不适感。
  花姨见兰剑已经进入状况,于是开始教授俊杰新的招式。
  花姨道:「俊杰,现在教你新的招式听好了。所谓『虎步』就是另女子面向下俯伏,屁股高垫,头部向下。男子跪在她的股后,双手抱扶于女子腰部,由后方插入之后,直抵最深处。速抽速送约莫四十次,自己可适当调适。待女子阴户一闭一张,而津液流出时,就可以鸣金收兵。如此便能百病不侵,而且令男人更加强壮。」
  俊杰听完花姨解说,便一一照办,跟兰剑翻云覆雨起来。
  花姨续道:「这个招式,男子有如蹲踞猎物之后的猛虎,虎视眈眈的,随时準备攫取猎物,因此名约『虎步』。」
  俊杰在兰剑背后,饱览兰剑的圆肩、润背、细腰、丰臀,原来兰剑的背面也是如此诱人。
  由于『虎步』不似『龙翻』,需要用两手支撑身体,因此俊杰的双手可以尽情抚摸兰剑玉乳、扣握细腰、抚擦阴核。在抽送进退之际,可以紧搂纤腰,狠力抽送,直达最底部。
  兰剑本能的摇摆臀部配合俊杰的运动,使得阴道左右能受到更大的刺激。再加上俊杰快速的运动下,兰剑也迅速的洩出阴精,让俊杰吸取练功。
  运功中的俊杰将动作减缓下来,兰剑却频频摇动臀部,玩弄着俊杰的跨下灵兽。
  俊杰很快的运行完毕,导引回到下阴。便配合起兰剑,又再度加快抽插速度。
  由于俊杰的小弟弟此时充满了真气,因此似乎更见膨胀。两人都感到比先前更强烈的摩擦,伞缘在这样的刺激下,传来如触电般的快感,令俊杰再也把持不住,将这股阳精射入花丛的最深处,滋养这久旱的花丛。
  兰剑收入这股富含真气的阳精,迅速的收心运功。俊杰配合她,停止抽送,而只用手在她身上到处刺激着她,待兰剑也运完功后,才再次加快步伐,将兰剑推往另一次高峰,回馈傍俊杰更大更好的礼物。
  俊杰在吸收完毕之后才退出兰剑之外,白色的精液泊泊的由兰剑的花丛流出,中间夹杂着一丝鲜红,不过就那一丝鲜红就足以否定俊杰原先的怀疑--他怀疑兰剑不是处子!他以为兰剑一点都不显的痛,必定是早先就破瓜了。不知原来兰剑是极度内敛的人,她可是尽了全力才没喊疼的。
  俊杰的小弟弟如同上次一般,迅速的又再现雄风。一旁被冷落许久的菊剑眼睛一直盯着俊杰的小弟弟,讶异着它是如此的有活力而英姿焕发。
  花姨道:「接下来换菊剑了,教你下一招『蝉附』。」
  俊杰翻身靠到菊剑身旁,而兰剑已经下床整装。
  花姨续道:「『蝉附』就是:女子面向下,身体正直俯卧。男子趴伏在她背后。当阳具深深插入之后,再将女子臀部略为抬高,再以阳具刺激小阴唇。来回穿刺五十四次。待女子春情蕩漾、津液流溢、阴道颤震而阴户大开时,达至高潮后即可停止。」
  俊杰和菊剑依言而为,马上进行实验。
  花姨又道:「此式最大好处,在于能消除因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等七种因情绪所导致的病症。」
  花姨突见菊剑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,慌忙叫住。说道:「俊杰!用手肘撑高身体!你压迫到菊剑的呼吸了!」
  俊杰赶忙撑起身子。
  花姨道:「此式名约『蝉附』其意在于此,男子应只附于女子背后,而绝非一股脑儿将身体压在她身上。」
  俊杰修正姿势后,果然菊剑呼吸不再那么急促。
  花姨稍停又说道:「此式另有变形,是男女皆侧身并卧进行交合。古书有云『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做连理枝』,前段所说便是描述唐玄宗和杨贵妃,以此式之变形,进行交合的画面如比翼鸟一般。而后段所言之『枝』,即是男子之阳具。而『连理枝』自然是指交合时阳具插入阴户如枝干相连一般了。」
  菊剑生性较为羞涩内向,此时因不需正面面对俊杰,反而较为放得开。较之先前以「龙翻」开苞时要主动些,频频摇动臀部配合俊杰的动作。
  未几,一如以往的也练完功了。不过俊杰的小弟弟却又再次昂首,俊杰想想,竹剑今天实在太吃亏了,也被他糟蹋的够惨了,想补偿补偿她。于是说道:「花姨,我想可不可以多教我一招,我和竹剑也练一练好吗?」
  花姨道:「不!不!不!不可以!俊杰你新练此神功不久,切忌行功过度。虽然你的武器又再次翘首顾盼,但是此时的它可是强弩之末,勉强行功只有害处没有好处。况且竹剑此时那么疼痛,兴致全无,强作交合也只是痛苦。你还是乖乖的休息,明天再来吧!」花姨回头见各女已经整装完毕,说道:「好啦!时间还早,你们陪俊杰到处逛逛好了。俊杰,你来万花谷这么久了,大概连万花谷是啥样子都不知道,今天就让你休息一下,出去活动活动筋骨,免得滞气伤身。」
  三剑婢闻言便嘻嘻哈哈的拉着俊杰出洞去了,花姨却独自留在洞内…………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